做最好的商标代理
做最好的专利代理

外观侵权_重庆专利代理_如何

外观侵权_重庆专利代理_如何

2017年6月19日,最高法院裁定,联邦长期禁止注册攻击性商标是违宪的。这一决定与长期以来盛行的美国司法智慧以及世界其他国家截然不同,因为在世界上大多数国家都有某种形式的禁止注册"不道德"商标的规定。在美国,这项禁令已经成为商标法的一项固定规定已有一个多世纪了,它可以追溯到1905年的《商标法》,该法禁止注册"可耻和不道德"的商标。禁止"诋毁"标志的禁令是在1946年增加的。在最高法院的裁决之前,兰厄姆法案的"诋毁条款"禁止注册商标"这可能诋毁。或者带上。蔑视或诋毁"任何"人,无论是活着的还是死去的,制度,信仰或国家象征。"西蒙·谭为他的波特兰亚裔美国乐队的名字斜面申请联邦商标注册。谭说,这个名字是为了"收回"和"掌握"对亚洲人的成见。检察官援引诋毁条款,以"存在。他提出上诉,联邦巡回法院驳回了上诉,认为根据第一修正案,诽谤条款违反了宪法。政府提出上诉,最高法院予以确认。为所有八位法官写信,阿利托法官裁定,诽谤条款"违反了宪法第一修正案的基本原则:言论不得以表达冒犯言论为理由加以禁止。"虽然最高法院没有直接处理拒绝联邦注册与对言论的影响之间的联系,它让联邦巡回法院裁定存在充分的联系。具体地说,联邦巡回法院认为,拒绝联邦商标注册的重大和经济上有价值的利益,会严重阻碍采用政府可能认为冒犯或蔑视的商标,从而对言论产生寒蝉效应。虽然没有提出反对意见,但有多个意见是一致的。所有的一致意见基本一致认为,贬低条款构成观点歧视。阿利托大法官和其他三位大法官一起写道:"基于种族、种族、性别、宗教、年龄、残疾或任何其他类似理由贬低他人的言论是可憎的;但我们言论自由的法律体系中最值得骄傲的自夸是,我们保护表达‘我们憎恨的思想’的自由。"必须信任公众,而不是政府官员可能的武断决定来规范攻击性言论:"一项针对某些公众反感言论的法律,可能会针对少数群体和持不同意见的人,从而损害所有人的利益。在第一修正案中,我们的自由讨论不应该依赖于民主,而应该是一个真正的民主社会鉴于最高法院的裁决,所有"诋毁"的新裁决者不再是法院或美国专利商标局,而是商业市场。寻求利用贬损词的来源识别功能的商人需要在这种使用与商业异化、反作用和公众愤怒的内在风险之间取得平衡。法院的判决对华盛顿红人队来说当然是个好消息。2014年,美国原住民发起了长达数十年的法律诉讼,他们认为球队的名字是一种种族称谓,之后球队的6个"红人"标志被取消。2015年,一个地区法院确认了取消,该小组在第四巡回法庭的上诉被搁置,等待解决Tam案件中潜在的宪法纠纷。法院的意见已经引起了进一步的反响。最高法院在一个脚注中指出,商标审判和上诉委员会承认,确定商标是否"丑闻"的准则同样含糊不清,主观性很强。因此,毫不奇怪,在目前联邦巡回法院审理的一个案件中,涉及联邦注册的"FUCT for clothing"(在re Brunetti)一词,美国专利商标局在一封简短的信函中承认,联邦巡回法院在Tam案中的推理也要求废除《兰汉法案》禁止注册丑闻和不道德商标的规定。在最高法院做出裁决后,联邦巡回法庭下令就Tam如何影响《兰汉姆法案》中的丑闻/不道德条款进行额外的简报。在Brunetti案的口头辩论中,请愿人多次将Tam比喻为Tam,认为《兰汉法案》禁止诽谤和不道德的标记同样不允许限制言论,应被视为违宪。这些迹象预示着《兰厄姆法案》的丑闻/不道德条款即将走向灭亡。在考虑到商标的根本目的是保护消费者免受混淆时,禁止注册攻击性商标一直是商标法中的一个反常现象。很难看出禁止注册攻击性商标是如何直接促进这一目标的。正如肯尼迪法官所说,"商标注册的中心目的是为了便于来源识别…。因此,从广义上说,最高法院的判决标志着商标法回归其专属来源识别目的。然而,这种回归的全部影响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可能还不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