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最好的商标代理
做最好的专利代理

外观专利_肖像权纠纷请求赔偿依据_查询

外观专利_肖像权纠纷请求赔偿依据_查询

2016年5月,"Cruz for President"及其广告代理公司(合称"Cruz")被一家音乐下载网站和两名艺术家(合称"Leopona")起诉违约和侵犯版权。克鲁兹从利奥波纳下载了两首歌,莎拉·沙克纳的《镜头》和布拉德·库特的《恐惧自满》。Leopona,Inc.诉Cruz总统一案,2016 WL 3670596(华盛顿特区。2016年7月11日)。许可证明确禁止宋使用"出于政治目的"和"用于任何广播"。此外,许可证规定每一次违约赔偿金为25000美元。克鲁兹在两个竞选广告中使用了这些歌曲,这两个广告都在YouTube上发布,累积了数千人的浏览量。"镜头"广告也在福克斯商业新闻上播出了86次。在发现违规行为后,利奥波纳警告克鲁兹,但涉嫌侵权的使用行为仍在继续,利奥波纳提起诉讼。利奥波纳声称有数千人违反了许可协议,但利奥波纳并没有要求每一次违约赔偿2.5万美元(赔偿总额超过20亿美元),而是寻求禁令和违约赔偿金,在审判时予以确定。除了违约索赔外,两位作曲家都声称侵犯了版权,声称录音和作曲从未被授权给克鲁兹用于政治用途或广播。克鲁兹试图根据规则12(b)(6)驳回该案,辩称这些艺术家没有持有有效的版权注册(申请正在审理中),20亿美元的违约赔偿金索赔不受支持,合同索赔由《版权法》优先处理,禁令的请求没有实际意义,因为活动已经结束。法庭驳回了每一个论点。尽管克鲁兹承认版权局收到版权申请可能满足注册要求,但它辩称,没有证据表明版权局曾经收到过这些申请。法院不以为然地认为,从提出版权申请的索赔中,唯一合理的推论是版权局已经收到了这些申请。法院还驳回了克鲁兹的违约赔偿金论点,因为违约赔偿金条款本身并非不可执行,而且克鲁兹误解了利奥波纳在损害赔偿金问题上的立场:利奥波纳明确表示,损害赔偿金应在发现违约次数后在审判中确定。关于优先购买权的论点,根据第九巡回法院的先例,法院认为《版权法》并不优先于合同要求。最后,法院认为禁令请求没有实际意义,因为尽管广告活动正式结束,但公众仍然可以看到这些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