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最好的商标代理
做最好的专利代理

图片版权购买_中国专利公告查询_流程

图片版权购买_中国专利公告查询_流程

摘要一位专利侵权人的损害赔偿专家声称,基于尚未上市的非侵权替代品的存在,0%的专利使用费是恰当的。法院不同意,认为本案有足够的证据支持合理的专利使用费,而且记录没有证明侵权人认为专利无价值。背景Tinnus Enterprises和Zuru起诉Telebrands Corp。,Bulbhead.com网站侵犯了两项专利。被指控的侵权人损害赔偿专家就两种情况下的适当损害赔偿提交了意见。第一种情况假设存在潜在的非侵权替代品,并得出结论,0%的特许权使用费将是适当的损害衡量标准;第二种情况假设不存在非侵权替代品。专利所有人要求法院裁定报告的这两部分都是不可靠和不及时的。关于第一种情况,专利所有人辩称,不应允许专家依赖非侵权替代品的存在,因为在发现过程中,该替代品没有及时向专利权人披露。专利所有人还辩称,专家关于0%合理使用费的意见是不恰当的,是对损害赔偿法的错误陈述。侵权人不同意,辩称:(1)非侵权替代方案是在宣誓作证期间提出的,并在补充询问答复中披露;(2)如果被告认为专利毫无价值,可以在没有额外费用的情况下设计专利,则0%的合理特许权使用费是恰当的。关于第二种情况,专利权人辩称,专家就专利产品的需求提供了相互矛盾的证据,这构成了法律的错误陈述。蒂努斯的决定关于第一种情况,法院认为,非侵权替代方案是在发现期间提出的,侵权人在专家报告后不久补充了他们的询问答复。由于非侵权替代品是在发现过程中制定的,因此是否及时披露是一个难题。尽管如此,法院解释说,专利所有人有机会就产品的开发向侵权人作证,并向侵权人的专家证明其对产品的意见。法院还强调,该产品没有上市这一事实本身并不使其成为不可接受的替代品。然而,法院对专家认为0%的特许权使用费是适当的表示了更深层次的关注。在这样做时,法院援引判例法解释了0%的专利权使用费在缺乏任何证据作为损害赔偿裁决依据的情况下,或者证据表明侵权人在侵权时认为专利权无价值。随后,法院根据替代产品尚未进入市场,以及被告产品是侵权人第三次尝试设计的事实对本案进行了区分,所有这些产品都受到了禁令的约束。因此,法院认为有关0%特许权使用费的意见不可靠,因此不予考虑。关于第二种情况,法院最终认定,关于专家结论性或自相矛盾的证词的争议具有重要意义,而不是该证词的可采性,并拒绝取消对该部分证词的审议。策略与结论在确定合理的特许权使用费时,未上市的产品可被视为非侵权替代品。然而,如果其他证据支持损害赔偿裁决,或者记录没有显示侵权人在侵权时认为专利无价值,那么仅仅存在一个非侵权替代品可能不支持0%的专利使用费。蒂努斯的决定可以在这里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