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最好的商标代理
做最好的专利代理

外观侵权_专利代理人做的好痛苦_公告

外观侵权_专利代理人做的好痛苦_公告

在著作权法中,合理使用原则限制了作者对其版权作品的控制,规定在某些情况下,其他人可以不经作者同意以合理的方式使用受版权保护的作品。具体而言,《版权法》第107条规定,对受版权保护的作品的某些使用,例如新闻报道,并不一定侵犯当事人的版权。然而,在Cruz诉Cox Media一案中,纽约东区认为,合理使用并不能保护媒体巨头免于因其在新闻报道中未经授权使用照片而承担的版权侵权责任。本案以一系列可能引起许多智能手机用户共鸣的事件开始。不是专业摄影师的纽约人亚历克斯·克鲁兹(Alex Cruz)在去看望女友的路上穿过曼哈顿下城的翠贝卡(Tribeca)时,他注意到一场"大骚乱"。克鲁兹掏出iPhone,迅速拍下了一张他称之为"简单照片"的警察逮捕"行为疯狂"的人的照片。克鲁兹分享了他的照片和一个朋友在一起,而那位朋友意识到执法部门抓捕一名恐怖嫌犯的照片后,把它贴到了Instagram上。看到帖子后,几家新闻机构联系克鲁兹,要求获得使用照片的付费许可证。但考克斯在没有获得许可证或许可的情况下发布了这张照片,甚至连克鲁兹都没有承认是摄影师。因此,克鲁兹起诉媒体集团侵犯版权。正如法院解释的那样,要证明侵权,克鲁兹必须确定两件事:拥有有效版权和复制其作品的原始元素。在这里,所有权并不是真正的问题,但考克斯认为创意才是问题所在。具体说来,考克斯认为克鲁兹的照片"不够原创,不符合版权保护的条件",他断言,在拍摄照片时,克鲁兹"没有做出一个单一的创造性选择"法院驳回了考克斯的论点,解释说,著作权法中的独创性只意味着作品是作者独立创作的,至少具有某种最低限度的创造性。更具体地说,一张照片可以在三个方面具有独创性:再现、时间和主题的创造,这意味着"几乎任何照片都可以声称拥有必要的独创性来支持版权"。运用这些原则,法院认为,当他拍摄照片时,克鲁兹做出了"充分的创造性选择,以满足版权保护所需的创意低门槛"。在确定克鲁兹拥有有效的版权后,法院转而求助于考克斯的肯定性辩护。首先,考克斯认为合理使用为克鲁兹的侵权诉讼提供了辩护。法院不同意。在得出结论时,法院评估了第107节中规定的法定四因素标准,该标准考虑:(1)使用的目的和性质,(2)受版权保护的作品的性质,(3)与整个受版权保护的作品有关的部分的数量和实质性,(四)使用对著作权作品的潜在市场或者价值的影响。不过,最终,法院似乎认为,如果不完全基于第一个因素的话,那么不利于合理使用。法院说,使用的目的和特点是"合理使用调查的核心",并试图确定"作品是否具有变革性,以及在多大程度上具有变革性"。从本质上说,当作品"添加了新的东西时,它就是变革性的,以一种改变第一部作品的意义或信息的方式。法院还指出,当作品是一张照片时,使用它的"确切原因"并不能"证明使用的性质和目的是公平的"在这一点上,法院认为考克斯的使用并没有改变。考克斯并没有把这张照片用于任何原始目的,比如批评或评论新闻报道。相反,考克斯只是把这张照片当作一种辅助说明,"没有增加新的信息、新的美学、新的见解和新的理解。",法院认为,这张照片说明了"恐怖嫌疑犯"被拘留的文章中的一句话。法院因此得出结论,在这种情况下,合理使用的裁决将"消除版权保护,任何时候将一张受版权保护的照片与有关主题的新闻报道一起使用此外,法院的结论是,"允许媒体公司窃取个人图像并从合理使用辩护中获益,这将与版权保护的目的背道而驰,因为这只不过是将照片插入一篇文章,而文章只叙述事实信息,其中大部分信息可以从照片本身收集到。"虽然这基本上结束了考克斯可能对其合理使用辩护的任何希望,但法院继续处理剩余的三个合理使用因素,并得出结论,综合起来,考克斯使用照片"不公平"。因此,法院批准了克鲁兹关于该问题的即决判决动议。在驳回了考克斯的合理使用辩护意见后,法院转向了考克斯的其他抗辩理由,包括其认为照片的出版受《第一修正案》保护的论点。法院只是简单地讨论了这一论点,指出考克斯甚至没有回应克鲁兹在这个问题上的论点。法院认为,根据《第二巡回法院法》,"第一修正案所涉问题受合理使用原则的保护,并与合理使用原则共同适用"。因此,法院认为,法院决定就合理使用抗辩对考克斯作出即决判决,这意味着法院也应就其第一修正案的抗辩对考克斯作出简易判决。本案为Cruz v.Cox Media Grp.,LLC,No.18-CV-10412020 U.S.Dist.LEXIS 44474(E.D.N.Y.2020年3月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