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最好的商标代理
做最好的专利代理

中国版权交易中心_版权申请查询网_申请

中国版权交易中心_版权申请查询网_申请

作者:D.Brian Kacedon;Rhianna L.Lindop博士;和John C.Paul摘要专利侵权案件中损害赔偿数额的确定往往涉及到损害赔偿专家的复杂分析。如有要求,法院将排除不可靠的专家报告或证词。宾夕法尼亚州的一家地方法院最近驳回了诉讼双方要求排除对方专家报告以确定合理的特许权使用费损害赔偿金的请求。据法院称,许可协议和专家计算损害赔偿金的方法就其所引用的目的而言是可靠的。背景专利侵权损害赔偿通常以侵权人使用专利技术的合理使用费为基础。在大多数情况下,诉讼当事人通过聘请专家对合理特许权使用费的相关因素进行审查和作证,提交适当的特许权使用费的证据,包括被许可人就与诉讼专利相当的专利支付的费率,以及应计入发明而非产品非专利要素的利润部分。一旦一方当事人就合理的特许权使用费提交专家报告,另一方当事人可以对该报告提出异议,并要求法院将其排除在案件之外,如果专家的方法或专家所依赖的数据不可靠。在康卡斯特诉斯普林特案中,康卡斯特和斯普林特分别指控对方侵犯了各自的短信和彩信专利。双方都提交了专家报告,以支持他们声称他们有权因另一方的侵权而获得合理的特许权使用费损害赔偿,而且双方都质疑其他专家报告的可靠性。特别是,康卡斯特辩称,斯普林特的专家用来估算一项声称专利价值的方法因最近的一个案例和出版物而失信。具体来说,康卡斯特批评了斯普林特的专家使用"前引分析,"哪一种"是一种根据专利被后来的专利引用的次数来估计某项专利价值的方法。"康卡斯特还认为,斯普林特的专家引用的许可协议的情况与专利或争议不可比。因此,专家不能依靠这些协议来确定合理的特许权使用费的价值,也不能指望康卡斯特赞成一项一次性付款协议。斯普林特则辩称,康卡斯特的专家报告不可靠,因为它使用了不恰当的方法来确定可归因于被指控产品侵权特征的价值。康卡斯特的决定法院驳回了双方要求排除对方专家报告的请求。法院回顾了康卡斯特的论点,即"前引分析"是一种不可靠的方法来估计一项声称的专利的价值,法院认为康卡斯特引用的案例并没有使该方法失去信誉,其他案例、出版物,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已有研究支持这种方法,法院认为,一篇学术论文不足以反驳数十年来支持斯普林特专家所用方法的文献。接下来,法院对康卡斯特的论点进行了陈述,即Sprint的专家不恰当地依赖Sprint与另一家公司之间的许可协议,因为该协议是和解协议,因此与自愿假设的谈判不可比。法院不同意康卡斯特的意见,认为斯普林特协议和假设性谈判之间有许多相似之处专利在技术上相似,协议涉及一次性付款,并且涉及非排他性许可协议。最后,法院对康卡斯特的论点进行了讨论,认为斯普林特的专家报告应该被排除在外,因为它引用了康卡斯特的三个许可协议,表明康卡斯特更喜欢一次性使用许可证,而不是收取特许权使用费。康卡斯特辩称,斯普林特的专家引用的许可协议与假设的许可谈判不可比。法院再次不同意康卡斯特的意见,称斯普林特的专家报告恰当地引用了康卡斯特的许可证,目的是为了证明康卡斯特倾向于一笔总付的许可证协议。在对斯普林特的损害赔偿专家报告提出的每一个论点进行了陈述后,法院拒绝了康卡斯特的请求。法庭接着讨论了斯普林特对康卡斯特专家报告的反驳。斯普林特辩称,康卡斯特的专家报告是不可靠的,因为计算涉及被控产品侵权特征的组件、功能或代码行不是确定归属于所主张专利的价值的可靠方法。法院不同意这一观点,认为有不止一种可靠的方法来估算合理的特许权使用费,Sprint提出了一种方法,Comcast提出了另一种方法。策略与结论本案说明,只要所采用的方法足够可靠,法院愿意允许诉讼当事人使用不同类型的证据,包括前引分析、和解协议和一次付清协议的优先权。诉讼当事人可以广泛地从所提交的证据类型中提取合理的特许权使用费,并应仔细考虑他们在辩论损害赔偿问题时所依据的方法和证据的可靠性,以及方法和证据与正在诉讼的案件中的情况具有适当的可比性。更多信息Comcast Cable Communications LLC诉Sprint Communications Company,LP的判决可以在这里找到。